主页 > 格言

科技改变生活,我们的智力共享模式

时间:2019-08-23 来源:西瓜家

科技改变生活,我们的智力共享模式

何以解忧,唯有东风,大家好我是你们的老朋友小东,科技改变生活,科技也在改变着这个社会。我们在智带发现的却是智能制造及相关技术,是智力共享,是智带正在创造的产品,还有当地的美食。尽管这里的转型还远未完成,并且转型过程中往往会出现失意者和悬殊的贫富差距,但是我们的所见所闻早已将脑海中的那些印象一扫而空。例如,单是与时任阿克伦大学校长路易斯·普罗恩扎的一席谈话,可能就足以改变我们的想法。普罗恩扎一直致力于推动阿克伦乃至整个俄亥俄州东北部的振兴,力图将其转变为新材料领域的卓越中心。我们和普罗恩扎还有他的外国同事在市中心的一家餐厅里共聚了一餐。

市中心地区已然翻修一新,我们会面的餐馆同样装潢入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俄亥俄州的阿克伦一直是全球轮胎制造业的中心,然而,随着轮胎生产业务迁往国外,这里陷入了衰退。但普罗恩扎却对这片土地、这里的民众、这里的各类机构以及他们正在从事的事业满怀热忱,他看到了这里光明的前景。他自豪地对我们说,如今这里有1000家创业公司,它们雇用的员工,比制造业鼎盛时期的四大轮胎公司还要多。我们在瑞典探访了隆德及其附近的马尔默,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这里曾遭受严重打击,当时该地区最大的造船厂倒闭,成为亚洲及其他地区制造商低成本优势的又一受害者。

为此,地方官员、企业家和隆德大学走到了一起,在隆德创建了斯堪的纳维亚地区首座科技园——易得用科技园。与多家制药公司一样,爱立信也携其研究团队进驻科技园。如今,马尔默和隆德两市的领导定期举行会谈,隆德大学也已经成为推动企业分拆的原动力,这些分拆后的新公司为生命科学产业创造出了大量尖端产品。我们还走访了北卡罗来纳州的三角研究园。研究园由达勒姆、罗利、教堂山三座大学城市围绕而成,在美国首开此类研究园先河。三角研究园创建早期获得了极大成功,吸引了170多家公司,为4万多人创造了就业。但他们的工作方式仍遵循着当时的传统,在隐匿于林间的孤立建筑中秘密地开展工作,坚守着自己的想法,学科之间保持泾渭分明的界限。

随着新兴经济体的逐步壮大,不可避免的事情发生了,三角研究园的优势变得越来越小。而我们在2013年发现的证据表明,恰恰是在三角研究园附近,智带模式正在振翅腾飞。达勒姆的杜克大学在好彩香烟厂旧址的翻新建筑里设立了孵化器。罗利的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百年纪念校园已经成为全新型科研校区。无论是前景看好的创业公司,还是阿西布朗勃法瑞集团,曼集团这样的大型企业,均在该校区设有实验室和办事处。它们与高校研究人员合作,围绕新材料、清洁能源、智能电网展开各类项目。年轻的创业者在此随处可见。

毫无疑问,智带会关注苹果和谷歌、斯坦福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这样的领导者,也会留意硅谷和剑桥这样的标志性创新区,借此寻求灵感和作为模仿对象。但它们的发展却又各自独辟蹊径。从为期两年的研究中我们了解到,包括那些我们造访过的和许多我们未曾踏足的智带在内,所有智带都有以下若干共同特征。接受的挑战错综复杂、成本高昂、涉及多个学科,任何单一的参与者都不可能独自应对。孤胆英雄式的创新者已然是过时的概念。由联络者驱动。联络者可以是个人或团体,他们有远见、有关系、有精力,这些是创立和建设生态系统所需的主要特质。

在由诸多参与者构成的合作生态系统中运作,其核心是研究型大学,通常还包括创业公司、拥有先进的研究部门的成熟企业、地方政府、社区大学或类似的职业院校。医疗保健机构往往也是生态系统的一部分。关注一个或少数几个特定的学科或活动。乐于接受知识交流和专长共享。为了增进开放性,各机构纷纷打破门户之见。学术界、产业界、公共治理之间的壁垒已被推倒。学科间泾渭分明的界限业已消弭。包含实体中心,例如孵化器、创业空间。实体中心通常建于现代化工厂或仓储建筑群内部,可以接纳合作者并鼓励协作精神。

营造能够吸引人才的环境。这一区域不仅可以提供源自大学、研究机构及创业公司的既有人才库,还可以提供工作外的诱惑和福利,例如保障性住房、各类咖啡馆和餐馆、优质学校、各种休闲活动。有资金可用。智带有充裕的资金可用于投资创业公司、衍生公司以及各类设施和孵化器。承认威胁,了解威胁。以往的企业研究人员并不太担心外部的竞争力量。相反,智带的人们清楚这里曾经的遭遇,认识到他们可能还会再次受到威胁,因而具有强烈的身份认同感、地区荣誉感以及进行持续改进的意识。

此篇文章为借东风解忧愁原创文章,目前只在百度微信号平台独家发布,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