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买车

刘骏勃 | 论传统文化对金庸、 梁羽生小说中武功评价标准的影响

时间:2019-08-10 来源:西瓜家

作者简介: 刘骏勃,北京师范大学古籍与传统文化研究院博士研究生, 研究方向为文献学。


摘 要: 以港台新武侠小说代表作家金庸、梁羽生的创作为研究对象,关注中国传统文化对二者武侠小说的影响。 金庸和梁羽生改变了以往武侠小说武功评价只由技击之术所决定的特点,而引入了道德、境界等因素作为评价武功高低的标准。 这种评价体系的转换是新派武侠小说之所以成其为新的一个重要原因。 相比之下, 金庸更多借用了传统的三教哲学的思考, 而梁羽生则深受传统词论的浸染,二者背后均体现出传统文化对于新派武侠小说的深刻影响。这个文化内核是新派武侠小说独具魅力、长盛不衰的重要原因, 也是新时代文艺创作中应当合理去取、继承发扬的重要遗产。

关键词: 传统文化;武侠小说;武功评价;金庸;梁羽生


节    录

*

受佛家观念影响而不重招式重意等。这转变了整个武侠世界的价值体系,不再遵行暴力即胜利的法则,而是转换为道德的、哲学的多元思考。 只有在评价体系转换之后,武侠小说才能更好地显示出侠义的一面, 其情节设计也可以有更灵活更合理的变化,这是新派武侠小说之所以新的一个重要原因。

*

况氏在其名著«蕙风词话» 卷一开篇稍作溯源后即开宗明义地提出“重拙大” 的词学理论: “作词有三要,曰重、拙、大。” 接着具体分析: “重者,沈著之谓。在气格,不在字句。”又说“学词程序,先求妥帖、停匀, 再求和雅、深(原注: 此‘深’ 字只是不浅之谓) 秀,乃至精稳沈著。 精稳则能品矣。 沈著更进于能品矣。精稳之稳与妥帖迥乎不同。沈著尤难于精稳。 平昔求词词外,于性情得所养, 于书卷观其通。 优而游之, 餍而饫之, 积而流焉。所谓满心而发,肆口而成, 掷地作金石声矣。情真理足,笔力能包举之。纯任自然,不假锤炼,则沈著二字之诠释也。”

*

关于“拙”,况氏说: “词忌做,尤忌做得太过。 巧不如拙,尖不如秃。”指不要过于重视技巧而忽视了真性情。又说: “拙不可及,融重与大于拙之中。”这是说“拙” 是“重、大” 的直观表现,但必须建立在二者的基础上。 关于“大”,况氏没有明确解释。 学界观点也不统一,但多数学者认为“大” 指词旨有所寄托。

*

梁氏受到“重拙大” 词论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且并非仅仅是借用名头, 其内容上也显示出词论的影响。 更深一层来看, 这种解说中把“大” 和“正路” 直接联系了起来,显示出道德论的立场, 从中可以看出梁氏一贯坚持的“宁可无武,不可无侠” 的武侠道德观念, 也显示了与金庸一样的将道德品格、思想境界等因素引入小说武功评价体系中的取径, 体现了新派的特点。




无剑胜有剑




******

本文刊于《嘉兴学院学报》 2019年第1期

1.此处为作品部分内容,所载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其他媒体或机构转载请注明来源;

2.点击“阅读原文”可分享全文;

3.长按二维码,关注公众号,可投稿 。





相关阅读